EPP公共资源交易网

招标、投标、开标、评标、监察,一网运行

今天是:

芜湖市招投标领域系列腐败案剖析

发布时间:2015-06-16 访问次数:

 
武纪轩   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2014年4月12日,继安徽省芜湖市招标办原主任陈广平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之后,陈广平的继任者胡东明也因涉嫌受贿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。
至此,芜湖市招标办前后两任一把手(正处级),三任招标采购代理处主任都因受贿被判刑。除这五名主要负责人之外,招标办其他五名工作人员也因违纪违法受到严惩。一个市级招标办,主要领导何以前“腐”后继,又何以养肥一窝“硕鼠”,形成“塌方式腐败”?芜湖市招投标领域系列腐败案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在继续。
竞标引出系列腐败案件
2012年,芜湖市某安置小区二期工程由芜湖市招标办负责招标,最后却是报价比第一名多出两千万的公司成为中标者,国家因此多花了两千万!这个不寻常的情况,拉开了查处系列腐败案件的大幕。
当时,有两家公司竞争很激烈,甲公司报价2.35亿元,报价最低;乙公司报价是2.55亿元。按理应该是甲公司中标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然而,在甲公司中标之后,乙公司以甲公司项目经理有在建项目为由向市招标办进行投诉。针对这一投诉,甲公司从安徽省住建厅开具了一份证明,证明项目经理没有在建项目,而这份证明拿到芜湖市招标办,该招标办却不予认可。最终报价高出两千万的乙公司成为中标单位。
政府设立招标办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市场竞争来合理降低成本,对政府性的招标采购行为进行规范。然而,该安置小区二期工程的建设招标,让政府多花了两千万!
消息一出,舆论哗然,芜湖时任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震怒不已,责令彻查。市纪委立即成立专案组,通过两年多的调查核实,先后对100多位证人进行调查取证。最终,涉案人员达到10人,受贿金额达到千万元的招投标领域系列腐败案浮出了水面。
践踏公平法则的“赌徒”:陈忠荣
在专案组的调查中,最先锁定的对象是时任市财政局经济建设科副科长的陈忠荣。
陈忠荣出身于农村家庭,考上中专来到城市,从普通办事员到科级干部,通过自学拿到了大学文凭,一路走来,十分不易。然而,疏于自律的他,最终被内心的贪欲引向了无可挽救的深渊。
在任市政府招标采购代理处主任期间,陈忠荣结识了很多老板,并和他们称兄道弟。陈忠荣喜欢打麻将,有人为了巴结他,甚至专门开了棋牌室投其所好,为他安排牌局。每次陈忠荣来,直接给他五千、一万的现金,赢了是他的,输了就拿这个钱来付。
哗啦啦的麻将声里隐藏的是每一个玩家的别有用心,作为这个游戏的主角,陈忠荣通常都是麻将桌上最大的赢家。将打麻将视为人生乐趣的他,最终输掉了自己的整个人生。
陈忠荣利用手中的职权,践踏法纪,帮助老板们中标。
他通过提供报价指导、提前透露招标信息、向专家评委打招呼,甚至把行贿人竞争对手的标书找到,寻找他们的疏漏,让行贿人去投诉,从而废了这些行贿人竞争对手的标。
陈忠荣在代理处工作期间,共计收受他人贿赂,折合人民币111.75万元,因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。
乐此不疲受贿的“光爷”:陈广平
陈广平,市招标办原主任。陈广平在市招标办工作期间,可谓“叱咤风云”,人称“光爷”。
“光爷”手眼通天,参加招投标的公司都极力拉拢他,因为只要得到他的支持,中标就是十拿九稳。
因为陈广平喜欢打乒乓球,有人为了跟他套近乎,学着打球,假装跟陈广平切磋,之后就开始送他乒乓球装备,有的装备价格高达数千元甚至上万元,还有人就直接在装备里面夹几万元的现金。
陈广平对此乐此不疲。他在悔过书中写道:“我收受的购物卡送给母亲和妻子,有一种自豪感,‘朋友’节日送来的‘礼金’交给母亲和妻子有一种充实感。”
陈广平无视法纪,违背制度,通过透露关键信息、向部下打招呼、处理投诉等手段,为行贿人谋利,顺理成章地让行贿人成为最后的中标者。2008年至2011年,他任市招标办主任期间,一直为企业老板中标提供帮助。经查,陈广平共收受他人贿赂,折合人民币143.2万元。因犯受贿罪,他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
价值观扭曲的贪婪者:黄小云
当陈广平任招标办一把手的时候,市政府招标采购代理处主任为黄小云,在陈广平的贪腐路上,黄小云的存在,可谓让他“如虎添翼”。
黄小云内心一直很自卑,小时候家境贫困,学费都要到处借,结婚之后,夫妻关系也不和睦,妻子看不起他。
黄小云觉得一定要有钱,有社会地位,这样才有安全感。在他的脑海中,有房有车有钱,是衡量人生价值的终极标准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在扭曲价值观“指引”下,他大肆受贿。
2008年,黄小云升任市招标采购代理处副主任并主持工作,他第一次收受了孙某送给他的5万元现金。
2009年,黄小云升任招标采购代理处主任,权力的增加、地位的提升、影响力的扩大,让他有些飘飘然了。看着别人一个个中标,几百万、几千万地挣钱,受贿已经不能让他满足。黄小云开始把自己受贿所得的大部分投入到自己妹妹所开的公司,并在招标过程中为该公司中标提供各种方便,以获得更多的收益。从2005年到2012年间,该公司中标数达42个之多。
经查,黄小云共计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131.4万元,因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。
腐败链上的“业务能手”:王煜明
当黄小云为陈广平的贪污受贿“加油助力”的时候,和黄小云一起的还有时任黄小云副手的王煜明。
王煜明毕业于同济大学,拥有很强的专业知识,同时也有着极其细密的心思,在同事的眼中,他是一个为人低调的“业务能手”,他后来也担任了市政府招标采购代理处主任。
王煜明不仅是黄小云的得力助手,陈广平对他也非常器重。市招标办内这样的一个“铁三角”关系,维护的不是严谨、科学、规范的招标制度,而是形成了一条严密的腐败链。
2006年5月,为了某医院老年保健康复中心的招标项目,一个企业老板找到了王煜明。经过王煜明的介绍,该老板结识了时任代理处主任的黄小云。事成之后,该老板给黄小云送去了10万元,王煜明也收到了10万元的“谢礼”。
充当“中介人”的角色,只是王煜明敛财手段的一种。招投标很多制度都出自他手,他对招标流程非常熟悉,各个环节都把握得很准,有的企业拿着标书找他修改,他也不知道标底,但是通过分析,能够测算出最合理的价格,经他指导的标书,中标几率大大提高。
讽刺的是,他一边大肆收受贿赂的同时,一边却在为招标制度的改进“出谋划策”。如此监守自盗,所谓的制度规范和防控措施,只能是形同虚设。
王煜明在代理处工作期间,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262.1万元,因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。
负隅顽抗的惶惶者:胡东明
时至2013年5月,陈广平等人的案件查办工作接近尾声,相关人员陆续被依法起诉。但是,还有一个人一直在“远处观望”。此时的他心急如焚,惶惶不可终日。他担心东窗事发,又心存一丝侥幸。这个人就是陈广平的继任者,市招标办原主任胡东明。
得知原先同事被查,胡东明坐不住了,他开始转移自己的财产,想方设法打听案件进展情况,甚至找到律师进行咨询。
面对组织的审查,他自以为做了充分的准备,企图负隅顽抗。然而,在大量证据面前,他的防线被彻底攻破。
据胡东明交代,2010年下半年,三山区两个较大工程建设项目相继进行招投标。某公司为了中标,先后两次找时任市招标办副主任的他关照,每次送给他10万元。
2015年1月,因受贿53万元,胡东明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。市招标办前后两任一把手,市招标采购代理处前后三任主任,共计5人悉数落马。
刨根究底一窝端
专案组没有懈怠,继续深入刨根究底,最终挖出了一窝“硕鼠”。他们包括:黄德才,案发前任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计财科科长;杨祥东,案发前任市财政局下属农业开发局副主任;吕咏梅,案发前任市招标采购中心审备科副科长;石小龙,案发前任鸠江区教育局基建科副科长;王晓石,案发前任芜湖县招标采购代理处主任。
这些人相互勾结,沆瀣一气,置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,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,收受贿赂,甚至公然索贿,在干部群众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。
忏悔录
“米兰·昆德拉说过‘身体的堕落不算堕落,灵魂的堕落才会走向深渊。’在我工作后25年间,一直在领导身边工作,工作上基本是一帆风顺,得心应手,也曾取得较为辉煌的成绩。这些好的工作环境及瞩目的工作业绩,导致了在日常工作中我逐渐养成了非常自信的习惯,为日后的自负埋下了苦果。”
“我忘却了人生旅途中,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领导干部最起码的要求和尊严。我忘却了为谁活着,忘却了活着的状态和理念。我也想过,生活就是平淡和真实,也努力朝之实践过,但随着时间的变化,这一切都变了。纵观这些年来我的人生轨迹,我在上坡、爬坡的时候努力是有成效的,但下坡这个车子的‘刹车’没能有效地控制好,不停地滑坡,以至于摔得很惨,这个教训惨烈,痛心疾首!最关键的是我人生观价值观变了,控制‘刹车’的大脑变了。”
——摘自陈广平忏悔书
“年少时家庭的贫困和生活的艰辛使得自己有一种‘穷怕了’的思想。记得小时候每到开学,几个孩子的报名费都是父母最头疼的事,望着平时少得可怜的一些零散积蓄,多数时候不够交学费的。那几天便要频繁地奔波在亲戚邻居之间借钱。这也让我有了一种‘没钱学也上不了,什么事都做不成’的记忆。”
“事业上的一帆风顺让自己放松警惕、自我膨胀,最终倒在了诱惑面前。特别是任代理处负责人以后,在单位内部的小环境和外界的大环境中都有了一定的地位和影响,逐步自我膨胀。虽然在工作中也取得了一些成绩,但在巨大的物质利益诱惑面前失去了自我,成了拜金主义者。这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主观原因造成的。”
——摘自黄小云忏悔书